中国芯神话背后尽是鬼话? 溯本归真待何时

来源: 网络整理 | 2018-01-31 17:35 | 人气: 次    

紫光与大唐之间的口水战,成为近期半导体圈最热门话题。从媒体转发的言论来看,有“饿虎”之称的赵伟国,对高通与大唐在低端手机芯片市场布局十分紧张。这折射出一个尴尬的现实,当我们挥舞支票全球并购半导体资产,以致美国人开始警惕提出所谓“中国半导体威胁论”时,中国最风光的紫光系,却视高通派出的“下马”为心腹大患。

不过,差距大才是中国半导体的现实,高端芯片一片空白,几乎全部依赖进口,中端芯片偶有突破,大量中国半导体公司产品集中在低端,集成电路供应对外依存度在90%以上。

与世界差先进水平距大,所以增长空间大,填补国内空白机会多,再加上政策支持,正是有志在中国发展的半导体人的黄金时代,但有人埋头苦干,就有人装神弄鬼,打着“打破国外垄断神话”的旗号,自造神话以攫取私利。

    用打磨芯片进行评审

“如果’汉芯’能够成功,中国巨大的消费电子产品、信息家电市场中,外国人把持尖端技术的情况将得以改观、中国的军用武器将不再存在隐患、中国的政务安全将更加可靠……”—2003年2月27日新浪网《“汉芯”一号诞生记》 

中国芯神话背后尽是鬼话? 溯本归真待何时

有关“汉芯”的报道比较全面,此处不多赘述。被当时鉴定专家组一致评定为“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是中国芯片发展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的汉芯一号,后被证实评审所用芯片并非汉芯设计开发,而是购买的摩托罗拉-飞思卡尔芯片(飞思卡尔2004年从摩托罗拉独立出来,汉芯一号评审在2003年),打磨以后印上汉芯标志,以通过项目评审。

据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汉芯一号”造假传闻调查》,“汉芯一号在问世3年时间内,向国家各部门成功申报项目40多次,累计骗取无偿拨款突破1亿元。”

神话被戳穿之前,陈进不仅利用“汉芯”系列项目骗取了大量国家经费,并获得民间资本追捧(详见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陈进的财富游戏》)。以当年的投资力度而言,投资在陈进身上的一亿元经费,已经是非常大的支持,大量人力物力被消耗在没有产出的汉芯项目上,甚至被其挥霍,“而项目合同一签,国家部门拨款到账后,陈进即组织员工大规模旅游,旅游结束后继续申报其他项目”。

汉芯神话被戳穿以后,只剩一片狼藉。

    万能芯片

“4家美国公司用近9000项专利构筑的知识产权壁垒,让60多家企业先后折戟,巨额投入付之东流……这样的领域,足以让后来者望而却步。然而,一家中国公司却另辟蹊径,精研知识产权规则,自主开发出FPGA芯片并实现了量产,成为世界上硅谷以外唯一成功的挑战者。”—经济日报《京微雅格:打破高端通用芯片“硅谷神话”》

中国芯神话背后尽是鬼话? 溯本归真待何时

与汉芯不同,作为国产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芯片的鼓吹手,已经破产的京微雅格也许不是一无是处,毕竟有量产的产品。但与汉芯类似,都存在故意夸大宣传以取得国家经费的问题,京微雅格创始人刘明创造的“万能芯片”叫法就是证明。

虽然京微雅格产品实现了量产,但市场接受度并不高,再加上经营不善,距离打破高端通用芯片“硅谷神话”至少还差十万八千里,当国家与地方投资者发现京微雅格无力实现其规划“蓝图”,拒绝继续投资时,该公司就陷入了破产境地。

据集微网《从京微雅格“倒闭”看国家经费的走向》,“从公开的财务数据来看,2014年京微雅格营收708.32万元。营业利润-5659.73万元,2015年前十个月营收692.46万元,营业利润-7092.76万元,截至去年十月总资产1.1亿元,所有者权益3386.97万元,不过现在已经是负债3000万元。”“包括国家及地方的经费支持,京微雅格三亿人民币的经费已经打了水漂,而且这肯定不是这些年京微雅格唯一获得的国家及地方经费支持。”

对京微雅格这样的公司,老杳有句话说得非常到位:“拿到国家经费支持,就大肆宣传’打破高端通用芯片’硅谷神话’、开发个样品,就大讲特讲’有些技术可以没有,但这个技术中国必须拥有!’,你要对这样的企业有多看好,要么太天真,要么有利益关联。”

    2017年初量产了数千万片10纳米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