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米卖定天才中场引英超三豪争夺 昔日巨星亦流落弱旅

娱乐天地

2015-12-08 06:38:18

北京理工大学法律系副教授、人权法学专家杨成铭认为,苏州大学允许已婚的女生休学生子的规定,是由管理本位向权利本位的可喜转变。他认为,高校所能行使的公权力是有严格法律限制的,像限制学生结婚生育这样直接干预公民基本权利的行为,不应当属于学校行使的权力范围。

“大学生生小孩,拿什么来养活呢?”听说苏州大学出台已婚女大学生因生育需要可以休学的规定,北京某大学学生工作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感到很惊异。“就算学校同意,大学生自身又有多少精力来带小孩呢?毕竟个人精力有限啊!另外,孩子的户口也是一个大问题。”

他建议,学生还是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业上,生孩子肯定会使学习受到影响。而且这样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利,因为从经济基础、时间精力等各方面来看,大学生为人父为人母都是不合适的。

东北财经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邱询也认为,女大学生生孩子是不合适的,不仅影响学习,还影响以后的就业。“生小孩和养小孩都需要很大的费用,在校大学生有的连自己的学费都交不起,怎么去养小孩?”

从根本上说,法规不但要体现政策制定者的设想,也要考虑政策实施的效果。他认为,高校出台这种规定,客观上对这种不正之风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但清华大学学生工作处张处长说,清华大学的学生管理条例一直以来都没有关于婚育方面的限制,婚育是学生的个人私事,学校只能按照教育部的精神进行法律允许的管理。如果出现女生怀孕并想生下来的情况,可以休学,学校不会随意剥夺学生受教育的权利。

南京大学学生工作处方副处长也认为,已婚大学生休学生子是可以的,学校允许其休学一年,就像学生生病请病假休学一样。“学校不会刻意做什么规定,这都是学生个人的事,他们自己拿主意。”谈到小孩的户口问题,他说:“这个也很容易,跟父亲还是跟母亲他们自己决定,现在的政策很宽松了。”

新华网北京8月5日电(记者孟娜)2005年初中国银行哈尔滨分行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携巨款外逃,引起了中国社会的震动。联想起已有的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国家电力公司原总经理高严等人外逃,如何打击贪官外逃已经成为社会的焦点之一。

北京大学法律教授储槐植5日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目前外逃贪官引渡回来的成功案例还比较少,为了解决引渡中的困难和进一步打击贪官外逃需要“多管齐下”。这其中既包括与更多国家签署引渡条约或司法协助条约、国内司法制度改革、加强金融监管和加强舆论监督。

据商务部一份调查报告,近几年来外逃官员数量大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

储槐植说,中国已和20多个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和几十个国家签署了司法协助条约,但是贪官外逃的主要“目的地国”,比如美国、日本、加拿大等都还没有和中国签署上述条约,这就给外逃贪官引渡回国带来了很大困难。改善和这些国家在反腐败领域的司法协作还需要国内进一步的司法改革。

他说,近几年来,国内法学界一直有专家呼吁要减少非暴力犯罪领域的死刑判处。一方面,这是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通行做法,另一方面按照国际惯例,死刑犯不引渡,这成为一些外逃贪官不能被顺利引渡回国的重要原因,而如果贪污腐败这样的非暴力犯罪可以不被判处死刑,不少贪官可能不会选择携款出逃。

“但是国内民众严惩贪官污吏的呼声非常高,还要考虑国内打击腐败的需要,非暴力犯罪领域的死刑判处将何去何从,还需要时间去探讨和实践,”他说。

另外,中国现行金融监管体系中的漏洞,也是导致屡屡出现贪官成功携带大笔资金外逃的重要原因,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原中国工商银行行长张肖说。

她说,目前中国的银行系统无法跟踪记录大笔资金的流向,银行对现金的使用、特别是大额现金的提取和使用没有严格的限制,这就为许多犯罪分子洗钱提供了空间。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也是今后防止贪官携款外逃的重点工作。

储槐植说,打击贪官外逃最重要的是从根本上防止腐败的滋生。国家公职人员要增强服务意识,要把“管理变成服务”。而老百姓、媒体应该更加积极地参与到监督公职人员的工作中来。

第22届世界法律大会将于今年9月在北京和上海召开。其中“反腐败的国际合作”是这次法律大会的重要专题,届时来自52个国家的千余名法律专家将深入探讨反腐败国际合作的方向和新方法。(完)

本报讯(记者张寒)昨天上午10点20分左右,两女孩在五道口南侧400米左右的京包铁路路段穿行时,被K274次列车撞死。警方证实,这是该路段今年发生的第三起火车撞人事故。

上午11时许,两女孩的尸体分别躺在铁路的东西两侧,被一些纸板盖祝铁路西侧女孩的脚手露在外边,旁边一个小水洼被血水染红了。铁轨中间尚有一缕头发。

据铁路孙先生说,他当时正在附近巡逻,看到火车急刹车,一个女孩被火车撞飞了十几米远,落到铁路西侧附近时还在微微喘气。他立即拨通了120急救电话,但急救车赶到时女孩已死亡。另外一个女孩则被火车拖住,向前带了一段,整个人被绞在火车轮子上。后来火车司机下车,将女孩尸体放在一边。火车停了10分钟左右重新开走。

12时左右,大兴殡仪馆的车赶到,抬出两个黄色的写有祭奠字样的盒子,将两个女孩装入。东侧女孩头已被撞碎,穿银灰色的运动裤。西侧女孩散着头发,上身穿黑色T恤,下身穿蓝色牛仔裤。

据清华园火车站王站长说,民警在西侧女孩的身上发现了金世纪学校的学生证,学生证上的名字是李秋兰,年龄19岁。警方透露学生证上写的专业是商务办公专业,他们已通知学校,在等待家属。另一女孩还不能判别身份,看年龄两女孩差不多。

记者看到,两个女孩出事的地点在铁路信号灯下面,女孩出事后仍有居民在此穿行铁路。这段铁路距可以通行的五道口段有大约400米,而南侧四环辅路未建行人、自行车可以上下的台阶。居住在附近的居民王女士说,两边太远,而铁道的栅栏也被破坏,所以很多人每天都穿越铁路。铁路对面就是一个大的菜市场,还有一些学生宿舍,人员流动量很大。而该路段北侧不远处正好是一个拐弯,行人不易看到疾驰而来的火车。

清华园火车站钟站长说,这段铁路火车是禁止鸣笛的。有居民说信号灯附近原来有一个道口,两年前被关闭,有道口的时候基本没出过事情。北京铁路局的工作人员对此表示,道口的开关是根据相关政策规定执行的。

8月5日下午3点30分,北京中环假日酒店,长江电力2005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高票通过长江电力股权分置改革方案。

股东大会现场投票统计的最后结果显示:参加表决的流通股股数为265351705股,投赞成票的为252198806股,占95.0432%;13151799股投了反对票,占4.9564%,弃权的1100股。

而8月1日到8月5日的网上投票统计结果显示:参加表决的流通股为1876755769股,其中1815988309股投了赞成票,占网上流通股表决比例96.7621%;反对票占3.1740%,弃权票占0.0639%。

为股改方案得到流通股股东的理解和支持,前后奔波近60天后,总经理毕亚雄终于可以展颜一笑了。作为长江电力股权分置改革工作实战操盘手,毕亚雄这一笑来得不易。

为了给市场一个更为明确的预期,长江电力这只超级大盘股在股权分置改革的关键时期义无返顾地背负起了它应有的历史责任。

6月20日,长江电力公告: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本公司非流通股股东提出了股权分置改革意向,公司被确定为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单位。

长江电力毅然参加股改的决策来得是如此的突然,但带来的示范效应却令决策者的努力没有白费。由于长江电力、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019.SH)两家大盘蓝筹股被确定为第二批股改试点,整个证券市场在一夜间突然意识到一点:股权分置改革将进行到底了。

也正是长江电力股改的消息来得如此之突然,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如何对待长江电力的股权分置改革,股改方案的设计就已落到实处了。

在任何一个市场上,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都没有对错之分。长江电力的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迎来的是漫长的沟通和谈判,博弈就此开始。

7月2日,长江电力公布了第一份股改方案,显然市场并不领情。在对第一份方案给予“繁复”的批评性舆论背后,出现在长江电力股改方案中的权证新模式不为流通股股东所理解。

“方案是核心,沟通是关键。”长江电力董事长李永安提出了股改工作方针。

李永安说:“长江电力股改方案必须要遵守四大原则:根据公司实际情况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从中期发展角度看,要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业绩;从长远发展角度看,要从根本上保护投资者权益;有利于保护全体股东权益,有利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公司投资价值。”

“在60天的股改过程中,长江电力采取了多种形式,组织了四轮大规模的投资者沟通交流活动,我们先后组织了140场投资者沟通会。”毕亚雄说。

频繁的沟通会得到了众多投资者的一致好评,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众口一词地对长江电力非流通股股东的良好态度表示了赞许。

7月21日,长江电力公布了修改后的方案,在每10股送1.6706股、派5.88元的基础上,每10股增派1.5份认股权证,行权价格为5.5元;认股权证存续期限修改为自权证上市之日起18个月。长江电力同时承诺,公司在2010年以前每年的现金分红比例将不低于当期实现可分配利润的65%。

修改方案一出,长江电力股价逆市上涨0.23元,涨幅达2.7%。根据数据统计,6月17日长江电力股东户数为165093户,户均持股1.41万股,而到7月21日,股东户数下降到151852户,户均持股上升至1.53万股。抢权行情的背后意味着机构投资者对长江电力股改方案的认同。

“我们在设计方案时总结了第一批试点方案的经验,为了实现方案实施后市场股价保持稳定的目标,我们采取了‘送股+派现+权证’的模式。虽然方案比较复杂,但经过大量的沟通,我们还是得到了大部分投资者的认同。”方案设计的主要参与者、长江电力副总经理张定明向记者解释。

他说:“长江电力推出股改方案的时候,正是股市徘徊于1000点的敏感时期,如果采取大比例送股这种简单的股改方案,不利于复牌后股市的稳定。我们希望长江电力不要因为股改而发生股价大幅波动。”

对于市场诟病最多的权证问题,长江电力副总、财务总监寇日明向记者解释:“我们认为,长江电力保持60%的负债率有利于整个公司未来发展和全体股东的利益。目前长江电力的负债率为47%,在以收购母公司优质资产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经营模式下,以权证来实施股权融资是一种比较恰当的选择。”

张定明进一步解释,流通股股东可以出售权证以获取1.8元/份的收益,再融资的最后落实可以由长江电力集团总公司来承担。

“我们在长江电力的持股上一直采取的是增持态度,今天投票赞成表明了瑞银对长江电力一贯看好的立场。”参会代表、瑞银集团亚洲区董事卢强说。

他认为:“长江电力运作规范、业绩优良、投资风险低,瑞银支持长江电力股改方案。”

对于长江电力复牌走势,卢强没有发表直接的看法,他说:“长江电力搞不搞股权分置改革并不重要,我们一直都非常看好这只股票,并继续长期持有。”

参加股东大会投票的博时基金公司代表于洋发言认为:“长江电力股改方案经过多次沟通,得到了众多机构投资者的一致认同。希望股改能成为长江电力开辟未来发展道路的起点,而不是终点。”他建议,长江电力加快收购步伐,进一步保持盈利增长能力,并适当考虑实施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公司管理者、非流通股股东、流通股股东利益一致,更有利于投资者信心的保持。

作为机构投资者追捧的行业龙头股票,长江电力复牌走势令人关注。作为占上海证券交易所总市值2.93%的权重指标股,长江电力复牌后股价的变动对大盘指数的影响不容忽视。

而长江电力的股东们有理由相信复牌的良好表现,近期复牌的G股股票纷纷走出的复权走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长江电力复牌后能有一个好的走势,其股价对大盘指数的带动作用将是其他股票不能比拟的。作为持有者,我们期待长江电力复牌的这一天。”某基金经理说。

7月21日晚8时40分,成都市蒲江县城区朝阳大道。一辆车牌号为川AZ5232的黑色桑塔纳轿车从朝阳湖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将正在过人行横道的两名少女撞翻在地。司机黄明军下车后没有察看伤者,而是在拨打一个电话后弃车而去。随后,一名叫曹纪成的中年男子赶到现场,称自己才是肇事车司机。

黄明军是蒲江县大兴镇党委书记。被撞伤的,一个是北京邮电大学学生,另一名则是刚参加了高考的高中毕业生。

县交管部门事后认定曹纪成是肇事者。伤者家长不服,将“顶包”事件向县委书记张俊国反映。张俊国当即要求县纪委、监察、公安部门调查事情真相,严肃查处肇事司机。昨日,这起镇党委书记驾车撞伤人后找人“顶包”的事件终于真相大白。

路经蒲江城区的朝阳大道是连接成雅高速到朝阳湖的一条双向4车道,晚上车流量并不大。7月21日晚8时30分,家住前卫街附近的黄婷婷和同学王一羽参加完同学聚会,相约一起回家。黄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大二学生,王一羽刚参加了今年的高考。8时40分,二人走到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路口的人行横道时,一束刺眼的灯光射了过来。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来,黄明军驾驶的黑色桑塔纳轿车就撞上来。黄婷婷和王一羽当场就晕了过去。一位目击者称,当时黄婷婷的头重重地砸在车前挡风玻璃上,整个人又弹回地上,王一羽则被撞出几米远。

目击者说,戴着黑框眼镜的黄明军一边下车一边打电话。当时他没有走向伤者,而是急匆匆地离开现场。随后,有人拨打了120和122。当交警赶来时,另一个中年男子赶到现场,自称是该车的驾驶员,人是他撞伤的。目击者称,该男子名叫曹纪成,是蒲江县某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是黄明军的“亲家”。

7月27日,事故发生后第6天,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了“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交通事故基本事实为:2005年7月21日,曹纪成驾驶川AZ5232轿车沿蒲江县城朝阳大道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20时40分,行至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路口,因疏忽大意与从凤江街往前卫街方向横过朝阳大道的行人黄婷婷、王一羽相撞,造成黄婷婷、王一羽受伤,川AZ5232车受损。并认定,曹纪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黄婷婷、王一羽不承担事故责任。

两个孩子的家长当时提出异议,认为曹纪成是“顶包”的,并非真正的肇事司机。

“……当时两个娃娃被撞得相距20米远,但是目击者却看到肇事司机并没有去看伤者,而是打了一个电话后逃走,一会儿,另一个人上了桑塔纳。”7月29日,伤者家属给蒲江县委书记张俊国写信,反映了“顶包”的情况。

知情者说,就是这封信使一起看似扑朔迷离的交通肇事顶包案逐渐变得清晰起来。